給我肉

老司機帶你飛

《闪回》

這位太太雖然標題寫he又寫ooc,但看了兩遍之後我想說的是:去他的ooc!根本還原爆了!😭🙏而且結尾雖然he但劇情簡直撕裂了我……😭😭😭

關於胖子、雲彩、和好兄弟小吳的一些描寫,還有老吳深刻入骨的心境,我覺得揣摩的非常好……看一次疼一次。


一个饼饼:

he 慎入 有时间bug 极度ooc


我矮着身子,看窗外巡山的闷油瓶走远了去,点上一根皱皱巴巴的烟,我想了闷油瓶昨天的话,胖子还在旁边添油加醋,说再抽烟就叫小哥把我吊起来打。


我骂一声去你妈的,把烟放在盘子上,慢慢地燃。


我闭着眼贪婪地吸气,把烟往里吞,一个来回滚过肺,浑身舒畅。


我再睁开眼,胖子在楼下喊我,我掐了烟,开窗通风。胖子在收拾东西,我问他,昨天咱们不是才去过城里吗。


胖子看了我一眼,手上一个脑崩跟着过来,他提出一大袋子东西让我拎着,乒乒乓乓地响,我打开一看,是下斗的装备。


我把东西放下,笑他说,“咱们不是早就金盆洗手了?我看你他娘的是想拿洛阳铲种菜。”


我一边骂骂咧咧地骂娘,出去透气,一面走出屋子,街上人们大多拿着那种按键式的手机,我心想这搞什么,我们在拍戏?


“胖子,现在时间?”


胖子声音远远地传来,“差一点五点。”


看向四周,这不是雨村,是杭州,没理由我抽了根烟就瞬间飞行了。我进了屋,“胖子,胖子…诶你他娘的先听我说!”我一把打掉他还在收拾装备的手。


胖子说,“他娘的快放,咱们没时间了。”


我说,咱们不是在雨村吗,小哥巡山多晚回来?


他伸出手把我头发整个向后抹,摸摸额头说,“还巡山,小哥他娘的现在都被山吃了。你他娘的小哥脑子一热进了门你也跟着发烧了?”


“什么门?撞开柜门?你丫玩cosplay,咱俩不早就把柜门踩爆了吗。”


我揉揉脖子,僵硬地转向日历,脑后响起胖子难得正经的声音,“青铜门。”


泛黄发脆的日历摇摇晃晃地挂着,2003年,冬。


云顶天宫,闷油瓶说了“再见”。


我卷开袖子,还是狰狞的疤痕,我发了狠打了自己两巴掌,没有醒来,我一拳锤向镜子,略带皱纹的脸碎成几块。


胖子压住我的手,极为快速地拔着玻璃渣,说,你他娘的疯了?我另一只手在口袋里乱摸,试图找到点我存在的证据。


掉下一包烟,不是皱皱巴巴的,是一盒完整的黄鹤楼。里面的烟因为我和胖子的动作掉下来一根,上面黑了一块,我想起来我是因为抽烟,才回到之前的时间,变成这个鬼样子的。


这烟不对劲。


我心里烦得慌,把那根烟捡起,点了火,吸上一口,喷出的烟雾多得不正常。


我咳了两声,看身边胖子已经不在了,烟雾把我包裹起来,我急忙把烟掐了,转到背面,上面写着一句不着调的词。


“我命清绝,该与长风走。”


我没缘由地笑了一下,摇摇晃晃走了两步,地面砸向我。


我是被外面的蝉声吵醒的,他娘的鬼知道这是不是闷油瓶让张海客给我烟做了手脚,教育我不敢再抽烟,我连骂了几句不重样的,门外就响起一个脆生生地声音,把闷热敢都散去了大半,隔着层窗纱,我看不真切,外面的人影动了动,带起一串银器清脆碰撞的声音,“吴老板,胖老板,该起了。”


是云彩。


巴乃,2005年,夏。


我把被子一掀,光着脚就跑出去,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开,开到最里那屋,看见闷油瓶绑着绷带,在床上躺着,我失了神,嘴里不停念叨着,太好了,太好了。胖子咬着半块饼进来,拉着门就要把我往外拖,说别打扰了人家小哥休息,我开始和他贫,说“他娘的你以前怎么对小哥这么好?”


胖子没说话,一把把油抹到我衣服上,然后站在楼上往下看。


“看什么?你要学小哥看天他娘的往上看啊。”


胖子说,云彩在地上。


地面上小姑娘拿着水盆,阳光照在银器上晃眼,声音推开热气传来。她爹很大一声喊她,那声音很大,像枪响。


我给小哥换好绷带,他仍昏迷不醒,我看看他的脸,又去摸他的睫毛,心想他娘的这个人睫毛还能变长的。我叹了口气,明天就是枪响的日子。


“小哥,你说我…这样做对吗。”


他突然眉头紧皱,手指攥紧,我给他揉开眉头,关上门。


枪响了。


我把云彩从液体“张起灵”手上救下,大夏天肩胛骨冒着热气,染湿了衣服,从衣角慢慢往下滴,他娘的,又多添一道疤。


胖子看着我,又看看满脸是血的云彩,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我说云彩没受伤,脸上血都是我溅的。


“记得你天真爷爷的恩,以后到雨村去的时候别老膈应我。”


他没听进去我这话,眼神看向我肩部上的枪口,然后一手把我夹起来,一面连骂出十几个“他娘的”。


取子弹,我他娘的疼得满头是汗,几年安逸生活过下来,取子弹的时候鬼哭狼嚎,爸爸爷爷闷油瓶的狂喊。然后小哥就从屋外拐进来,我顿时安静如鸡。


“小哥…小哥你醒了啊?”


“你不是吴邪?”他抓着我的膀子,帮助止血,他手指一动,像是摸到什么,把袖子卷开,看一条条疤痕。


我干笑了两声,“我是吴邪,但是不知道怎么又回来了,可能把你的那个吴邪顶掉了。”


闷油瓶偏过头,没去看我,半天憋出一句,“过得好吗。”


我闷哼一声,发出一个单音节,他又补一句,“你以后,过得好吗。”


我额头的汗往下淌,经过肩胛骨流向脖子,我死咬着后牙槽,吐出一句叽里咕噜的话,“他娘的,当然好。你知道咱俩以后啥关系吗?”


他脸上血色还没缓过来,点点头,又摇摇头。


“不管这是幻境,还是以前,”我顿了一下,斟酌着词,“她都该死的。我这样救她,就等于改了时间,我用了错的方式给胖子一个念想。”


胖子喝得烂醉,抱着我和闷油瓶非要走一个,我说我他娘的吃药喝酒,说走就真的走了。胖子今天是全场最高兴的人,我问他云彩呢,他没回我话,喝到换了几轮,还抱着酒瓶子不放,等到天上明星全被月隐去,他才慢慢地安静下来,一个人抱着酒瓶,他说,云彩今天死了。


我额头爆了筋,“不可能,我明明救下来了!”


胖子轻微笑了一下,他说,下午的时候,他提完亲,云彩对他咯咯笑,笑出一口血来。他发现云彩身上有刀伤,被上过毒的。


胖子又大声嚷嚷起来,喝了一瓶,非要去开新酒。他喉结凸起又凹下,像是咽了一大口月光,胖子放了酒瓶,仰头看天,说月光真他娘的好。


他踢过散倒一地的酒瓶,哼着小曲进了屋,我跟着他,刚要推开门,听到了极小的一声呜咽,随即门被胖子紧紧压死,他哽咽着,声音闷闷地响,他说天真,谢谢你,谢谢你。


“胖子?胖子!你他娘的开门!”


门依旧被死死压着,他说你胖爷爷不做傻事。


哽咽声转而变成了大声的嘶吼,断断续续,像一头野兽,我头一片片炸过地疼,靠着门摊下,手指扣着凹凸不平的门板,“胖子,求你了,你开门。”


那嘶吼戛然而止,胖子笑了两声,窸窸窣窣一阵,屋内灯关了。


我浑身无力,我还是赢不了时间,救不回已死的人,救不回该死的人,我想起了在雨村时胖子说我的坏毛病,他说“你他娘什么破毛病希望所有人都好,你胖爷好着呢!”


我打开烟盒,一根烟掉下,我对着月光一照,烟上写着“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我把烟点了,往嘴里松,这烟大概是跨越时间的,闷油瓶也站在我身边,观察着我,我笑了一下,吐出一个眼圈。


闭上眼,眼前最后的画面是闷油瓶冲过来抓住那团烟雾。


我再睁开眼,是一片沙漠。


吐出一嘴沙,嘴里发干发涩,黎簇看我醒了,提了一小瓶过来,挨着我坐下,他把酒瓶一斜,示意我喝两口。


酒刚下肚,又整个往上翻,浑身热得舒服,沙漠的晚上冷,天边粘着一小块星,黏黏糊糊地往下坠,我又想起云彩,那风在我耳边吹,像呜咽。


黎簇戴着卫衣的帽子,兀的开口,“吴邪,其实你挺酷的。”


我要是把我以后在雨村抽烟被小哥吊起来打的事告诉他,他还会说这话吗?


我喝了一口酒,随意把袖子卷着“怎么讲?”


“我也想像你这样,等你用完我了,我就和苏万好哥他们也到处走走。”黎簇笑了,介于少年和成年之间的,一种朦胧的笑。


他继续谈着他的大好前途,我没心思去听,忽然感觉手上一道疼痛,我以为是被沙子刮的,没去在意。


黎簇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他大声嚷着他的未来,我手臂上却泛出点血。


出现了,第18条疤痕。


那条最新的疤痕张牙舞爪,黑血不断翻出,夹杂着气泡,肉的边缘整个翻起,我看着伤口,闭上眼睛。


耳边还是黎簇和他充满希望的未来。


我笑了一下,“黎簇,别说了。”


“我还要开一个专门下斗的公司,跟苏万花呗借钱。”


“黎簇,闭嘴。”


“我其实也想认黑瞎子为师父,你说好不好,师兄?”


“黎簇,我他娘的让你别说了!”


“吴邪,我挺羡慕你的,我也想变成你这样。”


“滚!滚出这片沙漠,不要让我再找到你!”


那疤痕开始疯长,第十九,第二十…直到两只手臂都布满了横斜交错的疤痕,唯有一道特别新,是第十八道。


我从口袋里拿出烟,我要逃了。


他看看我手上的新伤口,兀的笑了一下。


烟雾将我整个笼住,我迟迟不敢睁眼。


我被人紧紧抱着,被轻拍着背,我睁眼,是闷油瓶放大的脸。


他小声地说,没事了,没事了。


脚边是被踩碎的六角铃铛。


胖子在一旁端着碗吸溜吸溜地喝粥,还数落我说,“他娘的在家里都能中招,我寻思你俩这不是乡村爱情故事,这他娘的是谍战片?”


闷油瓶没松开,有水痕滑进我的脖子里,他一直在拍我的背。


我问“小哥,这不是幻境吧?要是幻境,有你,有胖子的幻境也不错。”


胖子过来就是一个脑崩,“人小哥像树懒一样抱你抱了一天,我给你打进幻境里去。”


胖子把窗帘打开,光全数落到我和闷油瓶身上,我也轻拍他的背,说,没事了。


他嗯一声,没放开。


几天后,闷油瓶终于放下心去巡山了,我跟他说我他娘的再也不敢抽烟了,然后就捧个保温杯和胖子唠嗑。


胖子看天边刚起太阳,云黏成一片,被染得无边的好看。


我好奇“胖子,我在幻境里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他撇了我一样,“眼神放空,不了解情况的还以为小哥玩狠来把你玩坏了呢。”他接着说,“浑身发抖,缩成一团,像秀秀的那只乌龟。”


“你丫嘴里还说着胡话,一边哭一边淫荡地喊我名字,你丫还能不能让我和瓶仔还能不能做兄弟了?”


“小哥那天看到你变成那个鬼样子,放下最心爱的鸡就冲过去了,一直抱着你,还说,‘没事来,没事了’。你胖爷爷终于明白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是什么意思了。”


我听他数落我,心里放空,左耳进右耳出,他突然小声说了一句,“云彩很美,一直很美,哪一片都美。”


我是希望所有人都好。


他们可能已经够好了。


我没缘由的笑了一下,看着远处的小哥,喊他回来吃饭。

[KUN][R]蛻變ABO(06)

錦上線最後一篇😂

完全修訂版!

偽現實向/all上/3P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勿上升正主。

前团員出沒,請自行避雷。

.

.

以下正文—

————————————————————

在錦戶亮向他告白後,上田竜也整整一個月都沒有收到對方任何消息。

和龜梨和也、中丸雄一的關係剪不斷理還亂。厭煩複雜感情事的上田竜也姑且就順其自然了。

「上田君,錦戶君來找你喔。」

工作人員敲了敲休息室的門提醒。

此時上田竜也正和成員們討論表演的環節,對方突然的造訪實屬有些唐突。

「難得他來找你,也許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快去吧。」

龜梨和也見上田竜也面帶猶豫便出言勸道。

「是啊,遲了可是很失禮的。」

中丸雄一頭也不回的說著,一邊拿起桌上的甜點食用。

聞言赤西仁恥笑明明常遲到的是中丸雄一。

「……」

上田竜也默默站起身。

「什麼什麼?這個空氣是怎麼回事?」狀況外的田口淳之介大聲嚷嚷。

「田口你很吵欸,明明是個beta才感覺不到呢。」中丸雄一順口吐嘈。

「呃,上田要單獨去找錦戶嗎?不用我一起去嗎?沒問題嗎?是alpha喔?」

田中聖擔心的攔下上田竜也。

「……你不也是alpha?就愛瞎操心。不要跟來,他找的是我。」上田竜也輕輕推開田中聖。

「噢……」

眾人目送上田竜也離去,關上門的瞬間,室內陷入一陣詭異的沉默。

……

……搞什麼啊這三人?!

田中聖早些日子就察覺到那三人私下偶爾會流露出不同尋常的氣氛,不過大多時後是親密的氛圍,不像此時……

此時,龜梨和也和中丸雄一正散發出會使同為alpha難受的強烈信息素。

既然那麼不放心就跟去啊!為什麼非得要我們面對你們的低氣壓啊……!

田中聖在內心大聲咆哮,然而並沒有什麼膽量挑釁兩個alpha。

.

「真的非常對不起!」

一見到上田竜也,錦戶亮立刻九十度鞠躬道歉,把上田竜也嚇了一跳。

「啊?你幹嘛呀!別這樣!」

「我……我一直誤會你,還對omega有偏見,是我的錯,讓你受傷了。」

有著一双下垂眼的錦戶亮此刻看起來更加憂鬱。

「……算了啦,沒事。反正亮也不是第一個誤會我的人。」

既然把話說開了,上田竜也認為這事就這麼算了吧,一直耿耿於懷不是他的作風。

「我一直把亮當成好朋友喔。」

也許是因為對方誠意的道歉,上田竜也心情還不錯,微笑著看向對方。

只是這天真無邪的笑容搭配那句話……錦戶亮笑的很勉強。

「……嗯,我知道的。」深吸一口氣,錦戶亮終於下定決心般對上田竜也說:

「上田,我決定要離開了。」

「咦?」

「我不是要離開公司,我是要離開你身邊……反正我本來就是關西的,我們以後還是少見面吧。」

「亮,我不懂,為什麼?我們還是朋友啊!」

錦戶亮露出無奈的笑容,搖搖頭。

「正因為如此,我無法克制自己不對朋友有非分之想,所以保持距離對我們都好。」

「亮……」

上田竜也面露苦澀,錦戶亮看著有些心疼,便伸手擁抱上田竜也。

這次上田竜也沒有拒絕。

享受懷中人獨有的純淨信息素同時,錦戶亮也嗅到了纏繞在對方身上,互相交錯的alpha信息素。

是那兩個傢伙……感情真好啊,三人。

覺得自己徹底被打敗,錦戶亮鬆開了手。

「好好照顧自己吧,工作加油喔。」

「……亮!」

上田竜也情不自禁喊住轉身離去的錦戶亮。

錦戶亮沒有回頭,只是揮了揮手示意。

這次上田竜也沒有再攔住他。

削瘦的背影並不孤單,透露著一股男人的決心與骨氣。

「再見了……」

上田竜也輕輕的說著。

隨著兩人的分別,就像那逝去的青春,蟬鳴的夏天,帶有薄荷味的的青澀歲月。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tbc.

[KUN][R]蛻變ABO(05)

完全修訂版!

偽現實向/all上/3P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勿上升正主。

前团員出沒,請自行避雷。

小車走連結:https://m.weibo.cn/status/4324666379895217?sudaref=www.plurk.com&display=0&retcode=6102

[KUN][R]蛻變ABO(04)

完全修訂版!

偽現實向/all上/3P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勿上升正主。

前团員出沒,請自行避雷。

.

.

以下正文—

————————————————————

正如上田竜也的預測,錦戶亮不疑有他,相信他是個alpha。

至此後兩人打破原本的隔閡,台面上的劍拔弩張僅是一個眼神的默契。

錦戶亮在使壞嘴的同時,看著上田竜也的眼神越發溫柔,這令身為酒友的赤西仁起了疑心。

一次alpha的酒肉聚會上,赤西仁忍不住好奇問出口。

「喂!你這傢伙,該不會喜歡上我們家上田了吧?」

自從知道上田竜也會作詞作曲,讓赤西仁對他稍有改觀,認為這個omega也是有長處的,跟外面的妖豔賤貨不一樣。

所以忽然察覺自家兄弟可能喜歡上上田竜也的時候,他內心竟有一絲不悅。

但或許,這只是被alpha天生的佔有慾影響罷了。

錦戶亮先是自乾一杯,才緩緩答到:

「……既然被你發現了,那也只好承認了。」抬眼看向赤西仁的目光如炬「……我說赤西,我記得你跟我不一樣,不吃 alpha對吧?你應該不會看上我的獵物吧?」

聞言赤西仁愣了下,才察覺錦戶亮居然把上田竜也錯當成了alpha,錯愕的同時也有些幸災樂禍。

「哈!你還真看上那小子了,放心吧!我對alpha沒興趣,倒是你……」

赤西仁戲謔的看著錦戶亮「上田那小子雖然長得漂亮,脾氣卻倔的不行,身為alpha卻被 alpha告白,你可沒好果子吃。」赤西仁將計就計,打算看場好戲。

他對同樣是alpha的錦戶亮可沒什麼同情心。

「哼~最近我跟他的關係可好了,我就不信沒有一點可能。」

錦戶亮莫名自信,從容不迫的從口袋掏出手機,說:

「我們約好明天見面,我要跟他告白!」

.

時間回到錦戶亮打電話給上田竜也的時候。

「喂……啊,亮啊。」

「午安,上田。你明天晚上沒有工作吧?去喝一杯如何?我們都沒有一起吃過飯。」

「啊,是這樣呢……」

上田竜也有些無措的聽著電話,雖然覺得跟錦戶亮喝酒很安全,但omega天生對alpha的警覺心還是讓他猶豫了一下。

考慮到不應該給其他成員添麻煩,就算是私事也要謹慎處理。

「亮,等我一下,我確定一下工作表再回覆你。」

掛掉電話,想了想,上田竜也撥給雖然身為团內末子做事卻相當謹慎成熟的龜梨和也。

「喂……午安,不好意思打擾你工作,有件事想和你商量,現在方便嗎?」

知道龜梨和也平時工作繁忙,他小心翼翼的詢問。

「哦?真難得啊竜也。有什麼事儘管說吧!如果有我能幫忙的話就太好了。」

上田竜也將事情簡單的說明後,也說出了單獨赴約的疑慮。

「……雖然覺得單獨喝酒沒問題,但不想讓你們擔心我,所以還是決定徵求你的意見。」

「嗯……謝謝竜也願意告訴我。我有一個想法,是我自己的請求,要聽聽嗎?」

「?」

於是等到掛了話嘮龜梨和也的電話後,已經過了一小時。

「嗯……就是這樣,亮。龜知道我要和你吃飯,說無論如何都想參加呢……他說他也想和亮做朋友。」

上田竜也略感抱歉的對電話那頭的錦戶亮說道。

「……嗯!沒問題呀!人多熱鬧嘛。那就叫上龜梨君吧!」

錦戶亮故做爽朗的說著,實際上卻懷疑對方跟來的用意。

為何偏偏這時候跟來?而且還是龜梨和也?

就錦戶亮的觀察,青梅竹馬中丸雄一和上田竜也感情特別好,alpha的直覺告訴他中丸雄一可能喜歡著上田竜也;然後是田中聖,總是對上田竜也可愛可愛的喊著,分明對人家有妄想。

其他團員他倒沒感覺出特殊情感,龜梨和也對團員們一向都很照顧,並沒有特別偏愛誰的舉動。

難道是自己想太多?

.

當天。

龜梨和也卸下超龜梨模式,穿著便服的他親切又健談,飯局的氛圍相當好。

幾杯黃湯下肚,錦戶亮甚至一反昨日的猜忌,覺得龜梨和也能夠到來也挺好的。

親切、健談、貌美……

沒錯,貌美。

和上田竜也坐在一塊簡直像對姐妹花,賞心悅目。

瀰漫在鼻間的玫瑰與百合香氣刺激著錦戶亮,讓他分不清到底是酒精還是信息素使他微醺。

看著對面的兩人,錦戶亮藉著幾分醉意開始侃侃而談。

「我啊,雖然身為alpha,卻不太能接受omega,這點和赤西很像吧?」

「……哦?為什麼呢?」龜梨和也故作好奇的問。

「因為我認為omega明明就不如alpha有能力,卻利用alpha抵擋不了omega信息素的優勢來控制alpha的慾望,實在太狡猾了。」

「……蛤?你的意思你認為omega都是利用身體來達成目的?這也太以偏概全了吧!」

因為不擅長喝酒而滿臉通紅、雙眼迷濛的上田竜也聲音有些發顫。

「嗯,我知道不是每個omega都這樣,但我還是無法真心接受……玩玩可以,交往的話就……」錦戶亮直勾勾的看著上田竜也,欣賞對方酒醉後的可愛模樣。

「交往的話,alpha和alpha也可以啊。例如像上田你這樣優秀可愛的,如何?和我以交往為前提做朋友吧?我一直很喜歡你喔~」

趁著酒興,也不管龜梨和也在場,錦戶亮一股腦地告白了。

「……你到底在胡說什麼呀?」

不知道是酒醉還是聽了錦戶亮那番話,上田竜也感到一陣暈眩,手撐在頭部做了幾個深呼吸。

「嘔……我不太舒服,去一下廁所……」

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已經無力控制的omega信息素隨著上田竜也的動作擴散開來。也許和心情起伏有關,信息素強烈到連龜梨和也都皺起了眉頭。

龜梨和也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上田……」

此時錦戶亮早已被omega的信息素撩撥的心神蕩漾,彷彿發情的動物嗅著上田竜也離開時殘留的氣味,望著對方的背影就想跟上前。

"啪!"

力道雖然不大,但足以讓人暫時清醒過來。

龜梨和也賞了錦戶亮一巴掌。

「你是笨蛋嗎?」

一改之前親切的模樣,龜梨和也冷著一張臉。

「……啊?」

「啊啊,真是笨哪,連竜也是omega都不知道。」

「……蛤?你說什麼?!」錦戶亮瞪大雙眼。

「就是這樣。什麼alpha都是騙你的。」

說著龜梨和也緩緩站起身「至於理由是什麼,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瀟灑轉身,龜梨和也逕自找上田竜也去了,徒留茫然的錦戶亮呆坐在座位。

……上田是 omega?那我剛剛豈不是說了很過分的話嗎!

錦戶亮第一個想到的問題,不是上田竜也為什麼欺騙他,而是自己竟然傷害了他。

……上田肯定……討厭我了吧……

錦戶亮失落的想著。

他為什麼不肯跟我說實話?是因為……

是因為……為了防範我這種渾蛋啊。

「哈……」

錦戶亮臉色蒼白的苦笑。

「都忘了上田也很會演戲呢……」忽然想起某期節目,讓大家猜猜哪個才是上田竜也學過的才藝,結果沒人猜對。

「……可惡!」

錦戶亮懊惱的用力糊了把頭髮,挫敗地落荒而逃。

.

「竜也!」

龜梨和也匆匆地趕到廁所,途中還順手放倒兩名被上田竜也信息素吸引的alpha,並機智的請老闆暫時清場。

「……竜也,你還好嗎?」

龜梨和也反手鎖上廁所門,小心翼翼靠近垂頭蹲坐在洗手台前的上田竜也。

上田竜也沒有回話,只是把頭垂的更低。

其實龜梨和也也不好受,密閉狹小的空間灌滿了omega濃郁的信息素,他畢竟還是個小年輕,手心都緊張的冒汗,心臟撲通撲通地亂跳。

龜梨和也艱難的控制自己逐漸溢出的信息素,他的信息素安撫人心的效果不彰,挑撥情慾倒是上手。

他想藉此稍微提振上田竜也的精神。

「唔、龜……?」

受到alpha信息素刺激的omega終於有反應了。

他緩緩抬起頭,龜梨和也發現對方的頭髮早已被汗水打濕服貼在臉頰上,雙眼紅腫,長長的睫毛還掛著幾滴淚。

上田竜也委屈又茫然的看著向龜梨和也。

龜梨和也吞了口口水,毅然決然的蹲下,用力擁抱住上田竜也。

「沒事的……沒事的,還有我在啊,還有團裡的大家啊。」

龜梨和也把上田竜也圈在懷裡,讓他整個人都貼在自己身上,不斷拍著他的背安撫。

「嗚……龜……我只是想交朋友……為什麼?為什麼總是這樣……」

上田竜也窩在龜梨和也的懷裡啜泣,肩膀小幅度的抖著。

「沒事的、沒事的……」

龜梨和也耐心的拍著他的背,不斷重覆同樣的話語。

不知過了多久,上田竜也逐漸停止了哭泣。

「……唔、龜……」

「嗯,我在呢。」

「龜、我……」

「嗯?怎麼了?」

察覺到對方的欲言又止,龜梨和也將對方稍稍拉開距離,打算問清楚什麼狀況。

只見上田竜也漲紅著臉,緊咬著嘴唇,低著頭不敢正眼看向龜梨和也。

啊。

好像知道了什麼。

「竜也,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龜、我、我……」

上田竜也一張小臉越來越紅。

「是因為我嗎?」

龜梨和也猛地將上田竜也的臉扳向自己,強迫對方直面。

「想要了嗎?因為我的信息素。」

噢,他看見上田竜也連耳朵都紅透了。

「……都、都是你的錯……!」

上田竜也害羞的話都講不利索,因為被迫看向龜梨和也,他只好閉上眼睛逃避現實。

真可愛。

其實他和田中聖一樣,常常覺得上田竜也好可愛,只是他不能輕易的對他說出口,因為上田竜也不喜歡被稱讚可愛。

……否則下場就會跟田中聖一樣了吧。

「竜也……抱歉,的確是我的錯。讓我補償你,好嗎?」

tbc.

kame:計畫通。

[KUN][R]蛻變ABO(03)



我彷彿在寫錦上文(

完全修訂版!

偽現實向/all上/3P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勿上升正主。

前团員出沒,請自行避雷。


.


.


以下正文—


————————————————————


老天爺總是不讓人稱心如意。


當上田竜也還在制定自己的「變強」計畫時,沒幾個禮拜公司再度安排了他和錦戶亮同臺。


節目要求上田竜也讀完信後立刻插入錦戶亮的歌唱表演,為了製造效果,工作人員要求上田竜也想一段話來配合銜接歌唱表演的部分。


上田竜也感受到節目組深深的惡意。


但無論如何,這都是扳回一城的機會。


錦戶亮有些驚訝的望著臺上面容略微蒼白的上田竜也。


明明上一秒還是那個走路沒看路、撞上麥克風的boy,現在卻毫無畏懼直視著他的雙眼,反問他道:「你想跟我說什麼?」


這反差……你誰啊!?


「……你是誰?」


心中的疑問脫口而出,現場一片譁然。


「……」


竟然問我是誰?!上田竜也忍著怒氣,在大家笑鬧著「是上田、上田竜也啊」的時候,嘀咕著想把稿子唸完趕緊下臺。


「……ps……」


「ps?」


「還有ps?說ps好可愛啊!」


「哈哈哈~」


一群發育晚期的男孩們群起瞎鬨,感覺自己被嘲笑的上田竜也氣的差點克制不住信息素,他咬緊牙關努力平息顫抖,吸了一口氣接著唸稿子。


「喂!你倒是唸大聲一點啊!」


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想捉弄他,上田竜也察覺到浮躁的alpha信息素開始飄散在攝影棚裡,蓄勢待發。


「ps!我想聽錦戶亮唱歌!」


他忽然大聲喊到。


雖然大家都知道臺詞是事先擬好的,但還是小小的驚訝一下。


真堅強啊。


即使快哭出來的樣子,依然堅持把台本走完。


就連早先捉弄他的錦戶亮也有些驚訝他的意志力。


明明感覺弱不禁風的。


「什麼?!你想聽錦戶亮唱歌?你喜歡他唱歌?你喜歡亮?」


一名搞事的主持人不搞事不舒服的逼問上田竜也。


「……」


「喜歡。」


在上田竜也說出"喜歡"的瞬間,錦戶亮卻說不出話來了。


他不知道為什麼大腦一片空白,明明只是節目安排好的橋段、明明只要和平常一樣嘲諷回嘴就好,明明對方是個……


明明只是個alpha?


「喂!亮,上田說喜歡你,你好歹給個回應啊。」


一旁的隊友拍了拍他,提醒他回神。


「……呃、我也喜歡你喔。」


他用著和平時一樣輕浮的語調說著,看向上田竜也的眼神卻複雜的讓人摸不透。


流程走的很快,沒等上田竜也多做回應節目就直接進入到錦戶亮歌舞表演的部分。


退下場的上田竜也只來得及匆匆看了錦戶亮一眼。


他忽然發現,面對不擅長的事只要當作在演戲,就能夠短暫成為另一種人。


.


之後因為工作不同的關係,他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再與錦戶亮碰面。


這段期間團員們進行了角色分配,其實他希望酷炫的角色設定,無奈團內有比他外表更硬漢、比他更會撩妹的成員,所以他只好負責擔任"美型男"一角。


上田竜也留了一頭及肩黑髮,襯托出白皙的皮膚,秀麗的五官彩繪著精緻的妝容,穿著中性衣裳,美麗又不顯女氣,所有人都十分驚艷。


「小竜~你這件衣服衣領也太寬了吧?好性感喔!不愧是傑尼斯!」


田中聖嘻嘻哈哈的調笑,不正經的搭上上田竜也的肩膀,直勾勾盯著大片裸露的鎖骨,讓上田竜也有些惱火。


「你這是在損我嗎?」上田竜也沒好氣的說道。


自從上次的意外事件後,田中聖向他保證不會再犯,其他团員也表示兩人能和解最好,兩人的恩怨便一筆勾消。


而和中丸雄一之間的關係也如往常一樣,兩人本就親密,現下只是多了個不能說的秘密。


「別那麼容易生氣嘛,我幫你把流程稿拿過來了……來!給。」


田中聖摸摸上田竜也的頭髮,把流程稿塞到他手上。


「……謝謝。」


有時候上田竜也真的很不喜歡這樣。


如果說中丸雄一照顧他的時候像在哄孩子,田中聖對待他的態度就像在哄女人。


他雖然是omega,但可是貨真價實的男子漢啊。


離上台還有一段時間,上田竜也打算先到舞台上把站位記熟,沒料到卻在路途中遇見了好久不見的錦戶亮。


「……上田?」


錦戶亮有些訝異上田竜也的改變,沒想到原先的小土豆竟在沒有見面的期間成長成漂亮的黑貓,精緻的臉蛋甚至讓人移不開視線。


「……嗯,好久不見了,亮。」


上田竜也十分尷尬。他不擅長交際,打完招呼後便是一陣沉默。


打破尷尬處境的是錦戶亮。


「上田,你的信息素是花的味道嗎?」


當年在台上擦肩而過時,隱約聞到的百合清香總讓他念念不忘,此後他看到百合花都會聯想到上田竜也。


「……是又怎樣?龜的信息素還是玫瑰味兒呢。」


上田竜也不喜歡被打探屬性的感覺,錦戶亮的詢問使上田竜也警戒起來。


「沒什麼……只是有點在意。」


錦戶亮直盯著上田竜也的臉瞧,忽然整個人貼近對方,並用力抓住上田竜也的肩膀,低頭在他耳邊輕聲問道:


「上田……你……該不會是個omega吧?」


回答錦戶亮的是一記強而有力的拳頭。


「你是在小看我嗎?」


上田竜也怒目而視,收緊了砸在對方腹部上的拳頭。


「不妨讓我的拳頭告訴你答案?」


「咳咳……你這傢伙還真動真格啊……咳!是是是,是我誤會你了,omega才沒你這麼凶暴,抱歉啊~」


遂不及防挨了結結實實的一拳,要不是alpha天生底子好,錦戶亮差點就把胃裡的東西給嘔了出來。


「……哼。」


見錦戶亮收起試探的信息素,上田竜也收回拳頭,毫無誠意的說了聲抱歉。


自知理虧的錦戶亮只能苦笑,雖然被打的很痛,但不知為何就是無法對上田竜也發火。


也許,這樣的感情……?


「那,等會兒台上見了。」


錦戶亮露出帥氣的笑容,伸手想捏捏上田竜也氣鼓鼓的臉頰。


「!」


上田竜也下意識閃躲,錦戶亮的手還舉在半空中,場面有些尷尬。


「小竜?」


聞"香"而來的田中聖看到這詭異的場面,連忙介入兩人中間。


「錦戶,你幹嘛呀?不要欺負我們家的乖孩子啊~」


田中聖半開著玩笑,一邊動作自然的將上田竜也護在身後。


「打個招呼而已,才沒有欺負你們家的"乖孩子"呢!」


錦戶亮意有所指的看向上田竜也,然後假裝胃疼揉了揉肚子。


「我先走啦~」


因為有第三者的介入,錦戶亮也不想多說,便瀟灑的轉身離去。


「小竜?還好嗎?他沒欺負你吧?」田中聖略顯擔心的問。


「我能有什麼事?,你別瞎操心!」


上田竜也敷衍的回答,他思考著剛才的突發事件,產生了一些體悟。


果然"變強"的決定是對的啊!不只心靈,特地去鍛鍊身體,去學習最愛的拳擊也是對的決定。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錦戶亮老愛針對他,但如果對方能夠把他看作同樣的存在,那麼現在、將來合作的時後就能平等的相處吧。


上田竜也討厭被當成弱者,而他也從來不是一個弱者。


tbc.


[KUN][R]蛻變ABO(02)

是小車,走連結

完全修訂版!

偽現實向/all上/3P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勿上升正主。

前团員出沒,請自行避雷。

https://m.weibo.cn/status/4324411353632702?sudaref=www.plurk.com&display=0&retcode=6102

[KUN][R]蛻變ABO(01)



完全修訂版!

偽現實向/all上/3P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勿上升正主。

前团員出沒,請自行避雷。


.


.


以下正文—


————————————————————


上田竜也分化的比較晚,在19歲那年才驗出屬性。


「you是omega啊……」社長看著分化報告感嘆,若有所思。


上田竜也不安的低頭站在社長前等待發落。


其實這家娛樂公司旗下的藝人什麼屬性都有,但以比例來說omega還是偏少數,畢竟omega的發情期很容易鬧上緋聞,也容易因為不慎懷孕而斷送星途,公司培養起來風險高,因此能避免就避免。


不過……


「you雖然是omega,但並不弱小,如果你夠強大到足以面對充滿alpha的演藝圈,社長我是很看好你的。you怎麼想?」


「……社長!我不會認輸的!請讓我留下!!」


.


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


身體素質沒話說,又長得帥氣,憑什麼唯獨我分化成omega!?


上田竜也憤憤不平地想著,覺得老天太不公平:明明龜梨和也搔首弄姿時比女人還性感嫵媚,信息素甚至是玫瑰花香,卻是個貨真價實的alpha……


氣惱歸氣惱,總歸還是要告訴其他团員他是omega的事,如果發生了什麼突發狀況,大家也能有個照應。


上田竜也單純乖巧的想著,殊不知事情發展完全超出預期……


「你是omega!?」


田中聖興奮的大叫,好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一樣,還喃喃的說著「難怪長得那麼可愛」。


田中聖是渾身纏繞著龙蛇蘭酒味信息素的alpha,平時一副痞痞的模樣,看起來像個小混混似的。


「沒事的啦上P,omega也很好哇~」


身為beta對信息素感知非常薄弱,因此無法理解上竜也難處的田口淳之介安慰道。


聽聞此消息的赤西仁恥笑了對方,對於omega他是很看不起的。


自負的他是擁有菸草味信息素的alpha,鄙視一切比他弱小的物種。


「……赤西仁你什麼意思?」


赤西仁的態度激怒了上田竜也,年輕氣盛的omega拍桌站起,眼看就要衝上去打人。


「等等、等等!!」中丸雄一立刻從一旁將上田竜也攔住。


「別衝動!我知道他這態度讓人生氣,但首要任務是先了解你的需求並想辦法解決!要打之後再打啊!」


攔住上田竜也的中丸雄一雙臂大開虛抱著對方,並適時地釋出淡淡的信息素——是有著溫潤土壤的森林芬芳。


「……哼。」上田竜也接收到了中丸雄一溫柔寧靜的信息素,稍微平復了憤怒焦躁的心。


「不用太擔心。」


龜梨和也從另一旁摟住上田竜也的肩膀「還好我們倆的信息素都是花香味,和中丸的味道也很協調。」


「如果你想要隱瞞信息素的時候,我們幫忙掩飾你的味道,這樣如何?」


龜梨和也悄悄聞著omega因激動而洩漏出的沁人香氣。


是純淨的百合花香。


.


好在公司有錢有勢體制完善,基於保護偶像的人身安全,公司不主動宣告偶像的屬性,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也一律對外保持沉默,每月還固定配給昂貴的抑制劑供發情期使用,算是照顧得當。


至於團員們共處一室或私生活方面便不得而知了。


上田竜也花了好段時間才適應omega的體質,對他來說吃藥就能緩解的發情期不過小事,更讓他困擾的是週遭有太多alpha的氣息,年輕氣盛的alpha小偶像不懂收斂,隨意讓信息素在空氣中亂炸,使他工作受到嚴重干擾。


真正開始出現無法應付的情況是在他20歲的那一年。


錦戶亮。


隔壁团嘴巴毒的alpha,微微下垂的眼角搭配沁涼嗆辣的薄荷味信息素,迷倒不少M屬性的粉絲。


幾次的同臺,錦戶亮忽然對染著一頭刺眼金髮的上田竜也起了好奇心。


平時那樣安安靜靜,說話又容易緊張,分化的屬性成迷。


他好奇上田竜也是個怎麼樣的人,決定用信息素來測試他。


「你到底想變成什麼啊?」錦戶亮揚起嘴角問道,但眼裡絲毫沒有笑意。


冷冽到讓人發抖的嗆辣薄荷味襲來。


「我……」


上田竜也冷不防的被信息素刺激到雙腿發軟,連話都無法說的完整。


完了。


一陣暈眩,他知道自己的臉色肯定很難看,湧出生理性淚水只是時間問題。


這一刻他終於體會到 omega被alpha支配的恐懼。


連肢體都沒有碰觸,只不過是信息素的侵襲,身體就條件反射的屈服。


這時團員終於發現情況不太對勁,趕緊嘻嘻哈哈的開玩笑圓場「這傢伙想要變成妖精啦!」


龜梨和也首先上前,笑咪咪的將上田竜也往身後一帶「你們別太欺負他啊!他很單純的。」


迷人的玫瑰香氣信息素散開,成功的讓大家把目光轉移到自己身上。


不甘心……


田中聖像安慰孩子般將他抱在懷裡,還拍了拍他的背,用自身濃烈的信息素掩蓋他不由自主洩漏出的omega信息素。


不甘心……!


「嘛!要成為妖精不太可能吧哈哈~不過臉很可愛呢,皮膚又白,倒是長得很像妖精呢!」


不知道是誰調侃說到,最後大家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嘻嘻鬧鬧的把台本走下去。


而在工作人員的默許下,田中聖帶著上田竜也到回休息室休息。


「……?」


看著上田竜也離去的方向,從頭到尾一頭霧水的錦戶亮有些迷茫。


似乎有股若有似無的百合花香,這是上田竜也的信息素嗎?


.


把上田竜也安全的護送到休息室後,田中聖仍不願放開摟著上田竜也的手。


「……夠了,放開我,我已經沒事了,謝謝。」


「我這不是擔心你嘛!」聞言田中聖不但沒有放手的打算,還更加用力的抱緊上田竜也,並將頭埋進上田竜也的頸部。


「小竜,你好香哦。」


「別把我當成女人了,放開我,不然我要揍人了!」


上田竜也黑著臉用力的推著田中聖,無奈為了穩住被alpha信息素影響的身體就花費了太多力氣,推向對方的力道簡直像撒嬌。


「小竜,我還是第一次碰omega呢~」


田中聖用力一推,將上田竜也推倒在長型沙發上。


「……田中聖!」上田竜也驚恐大喊。


他嚇壞了。此時的田中聖被omega的信息素所迷惑,變成了屈服慾望的野獸,只想發洩衝動。


「聖!我會殺了你的!」


「快住手,聖。」


一道聲音插了進來。


緊接著威嚴大山的氣息籠罩住整個休息室,清晰的信息素壓制了迷醉的酒味信息素,也讓田中聖緩緩恢復理智。


「……呃!?」


田中聖尷尬的從上田竜也身上爬起來。


「……中丸……」


「……我帶抑制劑來了,聖,請你先離開好嗎?」中丸雄一禮貌的說著,語氣卻不容質疑。


「嗯……抱歉啊小竜。 」


田中聖狼狽的看了眼上田竜也,便慌慌張張的離開了。


「沒事吧?竜也?」


中丸雄一問道,並暗自把門鎖上,避免又有閒雜人等闖進來。


「嗚……看也知道不好。」上田竜也忍不住哽咽,半抱怨半撒嬌的說。


其實當知道來的人是中丸雄一後,上田竜也就放心了。


中丸雄一和他熟識的早,兩人從小就是朋友,無害又體貼的性格讓他很安心。


他現在只覺得渾身燥熱,體內像是有把火在燒。


因為錦戶亮侵略性的信息素,還有田中聖被誘發潰堤的信息素,都強制讓上田竜也發情了。


看著癱軟在沙發上、眼眶濕潤、臉頰泛紅的上田竜也,中丸雄一忽然有點緊張。


「竜也……以你現在的狀況,馬上服用抑制劑可能會引起強烈不適,要不我先沖杯牛奶給你喝?」說著中丸雄一便要離開。


「不要!不要離開……」


上田竜也緊張的抓住中丸雄一的袖口。


「就算疼痛又怎樣……比起疼痛,我更想馬上脫離現在的窘境……」上田竜也緊皺眉頭,強忍著體內的情潮。


「……這樣吧。」中丸雄一眼神忽然變得十分認真「我先幫你釋放一次,之後再服用抑制劑,這樣對你的身體傷害最小。」


中丸雄一蹲坐在上田竜也身旁,反手握住他的手,堅定的直視對方雙眼。


「不要以為是信息素影響了我……竜也,我從你分化之前就一直陪在你身邊……你不用急著搞懂我們之間的感情是什麼,不管是哪種喜歡,我永遠都是你的夥伴、是朋友、是喜歡你的人。」


「中丸……」


「請相信我,讓我幫助你,好嗎?」


tbc.


[KU/NU][R]鶴田龜吉夢遊仙境

與322粉的留影賀文。
警告!!!無厘頭沙雕大亂鬥,三人行必有……
(還有一點對小豬仔的怨念)

防屏:
https://m.weibo.cn/status/4323768677183085?sudaref=www.plurk.com&display=0&retcode=6102

他娘的我真是個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