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肉

老司機帶你飛

[丸上][AU架空]國與戀與花(十六)

一人多飾/大亂鬥/架空歷史與真人無關/主CP為丸上(黑化丸)


.


.


正文開始—


———————————————

(一)


臨近深夜依然不見中丸雄一。

他想過千萬個方法打聽對方下落,然而在這個節骨眼,他才驚覺自己即使知道對方的身份,也拿那個神秘組織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過,也不是全然沒希望。

聽七瀨先生的意思,山貓大人應該也在據點內行動,如果……

如果山貓大人能好心救出一位素未蒙面的敵人……

如果中丸雄一還活著……


如果有奇蹟發生。


等待的煎熬使他難以入眠,他乾脆起身在宅邸內到處悠晃,藉此緩解心中的焦慮。

不知不覺來到今早和中丸雄一待過的地方,明明只有一天多一點的時間沒見到對方,他卻感覺像是再也無法見面了。

忽然看見桌案上散落著幾副摺紙,他想起是中丸雄一稍早細心擺弄的作品。他說是要給他的禮物,然而禮物留下了,人卻找不到了。

……難道其實是餞別禮?

被自己的猜測嚇了好大一跳,上田竜也急忙衝到桌前抓起摺紙翻看,想要看出些蛛絲馬跡。

「……這是、藍星花……?」上田竜也喉頭上下滾動,嗓子發緊、語帶艱澀地喃喃自語。

中丸雄一摺的是朵藍色的藍星花。

他想起男人在摺紙時的靈巧雙手、淡漠的臉龐、溫柔的眼神、令人心碎的話語……


" 我只有你了,不給你給誰。"


他記得對方說出這句話時,是多麼柔情似水。

男人不管何時何事都在盡可能的討好他、照顧他、讓他開心。他不知道自己哪裡值得對方這樣對待了,他甚至時常懷疑對方到底是居了什麼心在接近他。

而眼前,是對方送的一朵花。

他雖然沒有戀愛經驗,對感情之事也比較遲鈍,但不表示他沒感覺。

不管對方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思,他知道自己早已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他喜歡中丸雄一。


當腦中出現這個肯定的答覆時,他花了點時間平撫心中的激動,然後是更加深刻的惆悵。

他喜歡的人生死未卜,現在到底在哪裡?

也許是看到了花朵摺紙,他忽然很想見一見中丸雄一替他照顧的藍星花園,他滿懷情緒的拉開隔著花園的拉門,緊接著一道幾乎隱沒在黑夜的人影便撞進了他的眼底。


如果有奇蹟發生,那此刻便是奇蹟。


即使對方模糊不清的藏在黑暗之中,他仍馬上認出了那熟悉的纖瘦身形。

「……中丸雄一!」

這臭小子一聲不吭的站在這裡多久了?為什麼不來和他報平安!?

他大叫著,一邊迅速的往對方靠近。然而就在他踏進花圃時,直立的人影卻僵硬的倒下,徒留被碰散的花瓣在空氣中起落。

「!」上田竜也大驚,連忙上前查看。

伸出手,觸碰到的是一片濕滑黏膩。

藉著屋內洩漏而出的燈火,低頭看見自己的手掌滿是鮮紅。他深吸一口氣,輕輕撫上花叢中的軀體,由下而上,從腿到頭頂,衣物吸飽了血液,正濕黏的貼在對方身上。

他硬著頭皮伸出食指去探測對方的呼吸,然而不只是手,他全身都顫抖的太厲害了,測量一次次失准。

他憤怒焦躁的握緊拳頭,再度深深呼吸,片刻後,輕顫著手去探測對方的頸動脈。

觸摸處傳來緩而輕的跳動。

呼出一口氣,他脫力的坐倒在地。一陣頭昏眼花襲來,他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才發現方才竟不知不覺的屏住了呼吸。

緩了兩口他便猛然跳起,衝到門口朝侍衛大喊:

「御醫!御醫御醫!快宣御醫!!」

「御前侍衛長大人!?」侍衛見上田竜也滿身血跡,以為是遭遇了什麼不測「您還好嗎!?裡頭有刺客!?」

「少廢話!叫御醫!最好的御醫!」上田竜也氣不打一處,大聲吼著。

他顫著手用力捏住侍衛的衣領,雙眼通紅,滿臉驚懼的呢喃道「……他快死了……他快死了……要快點救他……他快死了……」

「御前侍衛長大人!方才那位大人進宮時在下就馬上捎人去宣御醫了,御醫早已在來的路上,請御前侍衛長放心!」

一位在遠處待命的守衛聽聞吵鬧匆匆趕來,連忙向上田竜也安撫道。

「……是嗎……」上田竜也有些恍惚的放開手,沒注意到對方說的" 大人 "有何奇怪。他紅著眼眶默默回到花園,動作輕柔的將對方抱起,然後移動至他的臥房。

「……既然你的出現是個奇蹟,那就給我展現真正的奇蹟啊……渾蛋……」

他望著血肉模糊的中丸雄一,哽咽說道。


.


.


(二)


幽幽睜開眼,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他不動聲色的轉動眼珠子觀察四周,確定這是上田竜也的臥房。

在見到上田竜也的那一刻他安心的闔上眼,想要在死亡前留住最美好的畫面。

然而他活過來了,上田竜也再一次拯救了他。

第一次拯救了他的心,第二次拯救了他的身。

何德何能才能遇見如此善良的人?

察覺到有人接近臥房,他重新閉上眼,緊接著房門被輕輕打開了一條細縫。

來人伸頭張望,不一會兒便又關上門。

來人是個男人,他聽見男人在門後喊著「叫上田過來,這小子醒了。」

男人極其敏略,使中丸雄一產生些許困惑。

這個人是誰?

門再度被打開,他知道不是上田竜也,便也乾脆的睜開眼看向對方。

「唷!終於醒啦~」男人後腦勺掛著一副詭異的貓面具,身穿一席黑色勁裝,看著倒與他有些相似,並散發出令他熟悉的氣息……殺手的氣息。

即使身負重傷,中丸雄一仍下意識的築起防禦高牆,瞬間進入戒備狀態。

「噢噢噢!別用這麼可怕的眼神看我啊。」男人浮誇的做出受驚嚇的表情,然後在衣領裡翻找東西「不知感恩的小子,說起來你還得謝我呢!」

男人從衣領裡翻出一條水晶項鍊遞到中丸雄一面前:「看清楚這是什麼了?如果不是我趁亂把項鍊塞到你身上,你以為你能那麼輕易的進宮嗎?」

「……?」中丸雄一困惑的將視線移到項鍊上。

白色的水晶項鍊只有他拇指指甲蓋大小,透過光線折射,能見到水晶裡刻著盛開的櫻花,巧匠雕功令人為之驚艷。

櫻花是日本國國花,如此精緻高檔之物他也只有在書籍資料裡聽說過,那是一種特殊身份的信物——櫻井殿下私人間諜。

說是間諜,其實也是殺手。不同姓氏的皇室都擁有專屬自己的間諜,他們不拘泥於國法,各個神出鬼沒,因為太過強大而被所謂的「武士道」限制著……然而要是間諜有一天想反水,也不是區區凡人能阻止的。

兩者之間的關係考驗著人與人的信任和忠誠。

皇室間諜深知國家許多秘密,因此間諜人數其實極為稀少,加上不常露出真實面貌的關係,受過訓練的守衛僅能透過信物辨別身份。

這也是為什麼守衛會將中丸雄一誤認的原因了。

原來他就是當時和主上談話的男人。明白男人的來歷後,中丸雄一收起一身殺氣,恢復到淡然的模樣,並輕輕對男人點頭致謝。

「謝謝,你讓我見到了上田。」

「喵哈哈~你是該謝本大爺!不過我也沒想到你真的能活著走到皇宮……你知道你傷的多重嗎?上田都被你嚇哭了!」男人開始ㄧㄧ數起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

「上田肯定不敢告訴你,就由我來替他解說吧!首先,最嚴重的是你的腿!你的腳筋斷了,短時間內無法行走,就算能走也無法追趕跑跳啦!再來是你的臉!這個社會是看臉吃飯的你懂嗎?你一個小帥哥差點就毀容了!還好只是表面瘀血沒有腦震盪,不然就真的又醜又笨了!」

男人停了一下觀察對方的表情,發現對方依然面不改色,便有些無趣的接著說下去。

「……然後你身上一海票的皮肉傷,有些深可見骨,仙丹靈藥也無法恢復你的美肌了……但你身體原本就留有許多疤,大抵也無所謂了吧。」說到這男人忽然賊賊的笑了兩聲「唯一的好處是上田心腸軟,你可以用這一身傷痕來博取他的同情心!」

「……」中丸雄一皺起眉頭「你跟上田很熟?」

「熟啊,當然熟。」男人古怪的看向中丸雄一「怎麼?我說了這麼多你就想問這個?」

「你們是什麼關係?」

「……」男人無語片刻。

「……什麼關係?我才想知道你和上田是什麼關係呢……小子、啊,你叫中丸……雄一?是嗎?」男人欺進床頭,凌厲的對上中丸雄一不甚友善的目光。

「中丸雄一,你是變色龍的人吧?」

「中丸!」

忽地一陣嘈雜聲響,房門被火急火撩的用力推開。

「中丸!」上田竜也欣喜的快步走向中丸雄一,而中丸雄一早在聽見上田竜也的聲音時就收斂起殺氣,改將視線黏在了對方身上。

「上田……」

「中丸!你感覺怎麼樣了?」上田竜也拉了張椅子坐到另一邊床頭「你和山貓大人在談什麼?」

「沒什麼,只是告訴我身體並無大礙。」中丸雄一溫和的望著上田竜也,彷彿剛才的爭鋒相對是場幻覺。

看著對方翻臉比翻書還快,男人—山貓一臉鄙夷。

「我靠!你……」

「山貓。」

忽然又有另一個聲音插入,山貓飛速的轉頭看向門邊,下一秒便一蹦一跳的衝了過去。

「小七!」山貓美滋滋的撲向七瀨,毫不意外被對方勾住脖子擒拿。

看了看四周,再側頭瞪了眼山貓,七瀨皺眉肯定道「跑來這裡搗亂?」

「哇!不愧是小七!真了解我!」山貓浮誇的做出崇拜的神情。


事實證明某貓也是個大寫的雙標。


.


.


tbc.


(下回開始終於可以認認真真談場戀愛啦!)


[丸上][AU架空]國與戀與花(十五)

一人多飾/大亂鬥/架空歷史與真人無關/主CP為丸上(黑化丸)


.


.


正文開始—


———————————————

(一)


華押著中丸雄一到變色龍面前後就裝模作樣的說要幫忙守門,實則打算看好戲。

中丸雄一站在房中間,沉默的低頭等待發落。

「唉!中丸啊,你說你這次怎麼搞的?害我多沒面子。」

變色龍起身走到中丸雄一跟前,抽出對方腰上的佩劍,緩緩繞著他打轉。

「你說你是不是該跪下?」

語落,中丸雄一感到後腳跟一陣劇痛,頓時不受控制的雙膝跪地。

腳筋被斷,再也無法靈敏的行動了。

主上打算捨棄他。

察覺此事,反正橫豎都是死,中丸雄一倒是放寬心不少。

「中丸啊,你平時那麼聽話,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吧。說說這半個月你都幹了些什麼好事?」

冰冷的刀面貼在中丸雄一的臉頰上,變色龍拍了拍對方的臉,留下細細血痕。

「我交了朋友,還放跑目標。」

中丸雄一一不做二不休的全盤托出,變色龍被對方的坦承噎了一下。

「……你是說,你沒滅口?」

「我不會殺他的。」

「……哈!」堅定的口吻讓變色龍怒極反笑「我可不記得自己養的是隻小白兔……!」刀面用力的往臉上招呼,中丸雄一正面承受了重擊,一個踉蹌趴倒在地。

腦袋暈乎乎的,半邊臉傳來陣陣頓痛。

即使身心都在強烈的抗議,但從小被灌輸的奴性卻讓他不跑也不反抗。

「為什麼大家都不照劇本走?應該是我把你們耍的團團轉才對……」變色龍用刀尖摩擦著地面,語氣落寞的說著「辛苦把你調教長大,沒想到是個心軟的廢物……」

「你自己說,我應該殺了你還是殺了你?」

變色龍捉住中丸雄一的頭髮往上拉扯,強迫對方抬起臉來。

「主上。」這時,華忽然主動出聲「處罰處罰,不就是要讓人不痛快才叫處罰嗎?」

「!」變色龍眼神亮晶晶「華說的對,乖孩子。你覺得我該怎麼處置不聽話的小孩?」

華的雙眼也閃爍著異樣光彩「當然是讓他生不如死,只有疼痛才能讓人記取教訓。上"荊棘"吧,嘻嘻。」

變色龍點點頭,表示這個回答他很滿意。他踹了中丸雄一一腳「起來,給我跪著。」

中丸雄一艱難的直起背,接著便迎來火辣辣的劇痛。

嵌著許多鋒利刀片的藤鞭比真正的荊棘殺傷力大多了,光是一抽就足以讓他皮開肉綻。

接連不斷的藤鞭落下,血肉飛散。

然而酷刑僅僅只會造成皮肉傷和刻骨銘心的疼痛,傷害遠遠不及一開始被斷的腳筋。

咬牙苦撐巨大的痛苦,早已數不清身上有幾道口子。喉道翻湧,溢出的鮮血和血肉混合,彷彿從血潭裡撈出,沒有一塊肌膚不是紅的。

他在逐漸恍惚的意識中,發現主上停止了揮鞭的動作。

打累了?不,這點小事怎會累著主上……那就是膩了?

隱約聽到有人靠近的聲響,那人正和主上說著些什麼。他聽不清,血液將他的耳洞捂住,使得聽覺變得朦朧。

「……回去……公主……」

什麼……說些什麼……?公主……?

公主……公主是……皇室……皇宮……

腦海中閃過一頭張狂銀髮。

上田竜也!

中丸雄一猛然睜開沉重的眼皮,伸手抓住眼前可能和皇宮有所聯繫的男人。

「……你是……皇宮的人……?」

他聽見男人問他是不是要交代遺言。

「……上、上田……沒……事吧……?」

男人沒有馬上回應他,只是蹲下身,問他是不是認識上田。

何止認識,他們還是好朋友,是非常喜歡上田的好朋友,可以為他而死的好朋友。

「……我們……是好……朋友……」

男人頓了一下「……誰知道那小子怎麼樣了,你為什麼不親自去確認?」

「……?」

這個男人在說什麼胡話?他根本無法離……唔……!

他竟然當著主上的面被一把拎起扔出房間。

主上和華都沒有阻攔對方,看來是默許了男人的行為……也可能是因為覺得身負重傷的他上不了檯面。

中丸雄一在動脈的穴道處點擊,稍微抑制了出血量,便緩緩地往出口前進。

既然出來了,就去看看上田吧。


.


.


(二)


他幾乎是用爬的爬出據點。

腳筋無力比他想像中還要寸步難行。

他在出入口的附近發現了蘭丸的屍體,隨手扯過對方的披風將自己包覆,半遮半掩的藏住一身紅色。

身上的武器都被主上撤走,他只好撿一枝長度適中的樹枝充當拐杖。

舉步維艱的走近皇宮時,已是深夜。

也許是自己的模樣太過詭異,經過城鎮時居然都無人上前阻攔,一路順暢的來到皇宮門前。

然而門口的守衛並非普通百姓,當然不會忽略可疑人士。

「站住!報上名來!」

「……」

以他現在的條件,根本無力反抗。他瞬間就被四、五人包圍,守衛粗魯的扯下他遮掩的披風,在看見他狼狽的模樣時嚇了一跳,硬著頭皮對他進行搜身。

他混混沌沌的想著自己身上什麼也沒有時,守衛們忽然停下手中翻找的動作面面相覷,滿臉驚疑。

「……大人,抱歉,一時沒察覺是您。」守衛略顯尷尬的替他整了整衣「大人,您傷的很重,屬下幫您宣御醫吧?」

……怎麼回事?

中丸雄一茫然的看著對方,超展開讓他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他的茫然呆愣在對方眼裡就變成了無聲的冷漠。

「……大人?您……您是要找殿下?屬下帶您……」

「……我要找御前侍衛長。」

意識到對方應該是把他誤認成某位大人了,他決定冒險將計就計,先進宮再說。

「是!」帶頭的守衛朝旁人喊道「快抬轎子來!」守衛見他傷重,貼心的為他準備了轎子,皇宮偌大,倒是省去了不少路程。

不一會兒就到達了目的地,他從轎子的小窗看過去,竟是有恍如隔世般的感觸。

他急切的想去見那位思念已久的人兒,以至於忘了自身的殘缺,迅速跳下轎子的後果就是摔的東倒西歪。

守衛們嚇得趕緊上前牽扶,只是還沒碰到人,就被中丸雄一一記眼刀擋了回去。

「呃……屬下護送您進去吧?」

「……不用。」中丸雄一想了想,又補了一句「別跟來。」

「……是。」

雖然匪夷所思,但畢竟是身份那樣神秘的大人,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只好在遠方待命。

另一方面,中丸雄一終於再度踏進上田竜也的宅邸。


.


看來上田沒出什麼事。

中丸雄一站在花圃中間,痴痴地望著在深夜中依然點著溫暖燈火的宅邸。

彷彿在等待什麼人回來一樣。

心中充斥著溫柔及感動,鼻頭一酸,忽然有種落淚的衝動。

一陣風吹過,藍星花隨風搖曳發出沙沙聲響,在被巨大的幸福感籠罩同時,急切的心也漸漸冷靜下來。

低頭一看,小巧嬌嫩的藍色花朵沾染了他的塵土及血污。

雖然很想進去見見上田竜也,告訴他他回來了,但是不行,會弄髒宅邸的。

上田竜也不愛打掃……萬一弄髒了,受了傷的他沒辦法馬上幫他清理,會造成對方麻煩和困擾。

何況他現在的身體支離破碎,萬一嚇到人就不好了。

於是中丸雄一一動也不動的站立在夜色中,幻想著見到上田竜也的場景。那個時候,對方會是怎樣的神情?

就在這時,靠花園的拉門忽然被由內而外的拉開——


「……中丸雄一!」

上田竜也只用一秒的時間就認出他了。


中丸雄一想,原來像他這樣的人,也能發生奇蹟。


.


.


tbc.


[丸上][AU架空]國與戀與花(十四)

一人多飾/大亂鬥/架空歷史與真人無關/主CP為丸上(黑化丸)

隱藏角色全出場囉。

.

.

正文開始—

———————————————

(一)

終於除掉這個礙眼的女人了。中丸雄一冷血的想著。

不曉得上田那邊怎麼樣了……雖然知道上田很厲害,但還是令他擔心受怕。

上田那麼善良,要是一心軟……

他不敢再想下去,抬腿匆匆趕往上田竜也身邊。

然而就在他經過花園一處轉角時,猛然停下腳步。

一個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女人擋住了他的去處。

「你來做什麼?這是我的任務。」

「呵,已經不是你的任務囉~」

來人竟是同為變色龍旗下的殺手—華。

中丸雄一緊皺眉頭,殺意在眉眼間流轉。

華有著與清秀容貌不符的狠厲手段,和他一樣屬於主上偶爾會讚賞的殺手。中丸雄一幾乎是在見到對方的瞬間就進入警戒狀態。

「看在你與我實力相當,特別跟你說明一下吧。」華饒有興致的雙手環胸「主上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行動,然而卻在期滿前被買家反咬一口,那個王將軍如此挑釁主上,主上氣的說要把大家全部殺光。」

「……」中丸雄一手指幾不可聞的抖了一下。

華接著笑著說「還有你,因為你辦事不力,主上取消你活人任務的資格了。"現在、立刻、馬上把目標殺了回來領罰!"主上如是說道。」

「……我會回去領罰的,但不會殺他。」

華當然知道那個「他」指的是誰,她吃驚的睜大雙眼。

「你這次真的很不對勁,殺手中丸雄一一向冷血無情,你到底……」

中丸雄一緊抿著嘴,不願多談。

然而時常色誘臥底的華用不著思考多久就對中丸雄一的反常行為心領神會。

她露出意外的神色,滿臉寫著愉悅以及幸災樂禍,樂呵呵的說道:

「沒想到哇,你居然還有感情了?」華挑了挑眉「你忘了主上的規舉嗎?了結不了目標的命,就必須代替目標被了結……值得嗎?」

值得。他在心裡默默說道。

這半個月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能夠抱著美好的回憶死去,是曾經的他想也不敢想的,只是……先前他才信誓旦旦的向上田竜也保證不會去赴死,這才過了多久就違背了誓約。

「還是說,你下不了手?我倒是可以幫……」

「不準動他。我跟你回去。」

看對方冷下的臉華開心的笑了兩聲。

「不動他、不動他。」華拍了拍手「再過不久禁軍就會捉拿王將軍了……王將軍自己什麼貨色心裡沒點數嗎?小丑跳樑一樣……比起他,我迫不及待看見你的死亡,這有趣多了!」

中丸雄一知道華和主上都是喜歡玩弄人命的類型,於是不再說話,沉默的跟著華離開皇宮。

抱歉,上田,希望你不要生氣。

像你那麼好的人,擁有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價值。

.

上田竜也就地處決了小陳後,一刻不停的延著王將軍可能逃跑的路線追尋。

他跑步極快,彎彎繞繞一會兒後就瞧見王將軍的背影。他當機立斷,仗著自己力氣大將刀刃遠遠的投擲過去,刀刃又沈又穩的插在王將軍面前三步外的距離,檔住了對方去路。

「!」王將軍被嚇了一跳,知道壞事了,立即轉身迎戰。

王將軍畢竟是上過戰場的人,出手毫不拖泥帶水,招招致命。上田竜也赤手空拳的迎向刀刃,即使小心的閃避還是被劃了幾道口子。

寒光迎面劈下,上田竜也瞬間抓到了破綻,雙臂發力用掌心夾住了鋒利刀刃,利用慣性將對方往前提了一下,迅速側身扭轉刀刃方向,抬腿掃過對方下盤。

刀刃鏘鏘落地,上田竜也硬是表演了個空手奪白刃。

他趁勝追擊,強而有力的右勾拳朝對方面門擊上去,重心不穩的王將軍避無可避,生生吃下這一拳。

此時王將軍才恐懼的意識到,一但接了一拳,就沒可能再還擊了。

他頭昏腦脹的倒下後,上田竜也手腳麻利的掏出拘捕用鐵鍊,將他綑的結結實實。

上田竜也再度拿出哨子,深吸口氣,吹出像是暗號的婉轉繞音。

哨音一出,喧鬧的皇宮彷彿忽然靜止,靜默兩秒後自遠方傳來陣陣渾厚號角聲。

結束了。

人生就是如此不可理喻,王將軍花費多年的計畫僅在短暫的瞬間就結束了。與其說是打仗,不如說是一齣鬧劇,毫無意義。

想起小陳和小栞,還有其他倒戈的侍衛們,上田竜也一陣唏噓。

他扛起昏迷的王將軍原路折返,他想先回去偷偷確認中丸雄一那邊的情況,再和禁軍會合。

只是當他回到原地時,除了小栞的屍體外,什麼也沒見到。

.

.

(二)

王將軍等一票人馬全被捉拿提審,不意外地被宣判死刑。上田竜也因功大於過,櫻井殿下聲稱等餘黨都肅清後,會另外給予重賞。

然而上田竜也並不在意獎賞,他只在意中丸雄一。

已經過去半天了,中丸雄一完全沒有回來的跡象。

中丸雄一身分敏感使他無法輕易開口詢問任何人,唯一知道他存在的小栞小陳也死透了,上田竜也焦慮的到處打轉,不知不覺走到了公主殿。

忽然他看見一個面熟的男人站在殿外,男人正和真央公主說些什麼。他一時想不起對方的名字,只依稀記得對方是個不得了的特殊人物。

男人像是察覺到他的視線,回頭和他對上目光「喲,恭喜上田侍衛長立了大功。」

啊,是當鋪的七瀨先生。

「七瀨先生!真是稀客!發生了什麼嗎!?」

上田竜也會這麼問是因為非達官貴人的七瀨平時並不愛進宮,會遠到而來通常都是和"山貓"有關。

七瀨—京都頂尖鑑定師,連皇室也對他敬重三分。

而另一個秘密身份,便是"山貓"的戀人。

聞言七瀨笑笑「我只是來替"他"傳話的,他現在抽不了身……我都告訴公主了,你們自己談吧。」說完,七瀨沒有多加停留就回到客院休息。他不喜歡太過涉入官權之事,所以總是點到為止。

「……公主?」上田竜也一頭霧水。

公主沉著臉,一字一字慎重的說道:

「前陣子我聯繫了"他"協助調查,一路追查到了變色龍據點,竟在那發現了侍衛蘭丸……不,應該說是田口淳之介。那人是雙面間諜,宮中與他聯絡的人便是王將軍……因為對方反抗所以就地處決了。」

「……」上田竜也腦袋亂成一團。

原來公主早就察覺了不對勁還派了一個那麼厲害的人去查事;原來蘭丸竟是間諜;原來中丸雄一當初要他小心身邊的人就是……

等等,變色龍據點!?

一股不祥的念頭油然而生。

中丸雄一來做任務=王將軍突襲任務終止=任務涼了只好回去=沒有成果兩手空空=處罰=死亡

上田竜也被自己的推測嚇得臉色發白,真央看見了,還以為他是在難受蘭丸叛變的事,連忙安慰他。

然而只有上田竜也知道自己在害怕什麼,他什麼都不敢說,只能祈禱。

.

他哼著不著調的小曲走在幽暗的地道,鞋跟在地面上發出喀喀聲響。

方才在來的路上遇見了意料之外的面孔,兩人快速過完招,勝負顯而易見。

他放出送信鴿請心愛之人協助,自己則深入龍潭虎穴。

這種傷本的任務,要不是看在戀人很欣賞御前侍衛長的份上,他才懶得管。

唉,好男人不好當,還要花式寵妻。

平時不敢當面稱呼戀人「妻子」,只敢在內心偷偷喊兩聲的「新好男人」,暗自竊喜了一番。

越來越深入內部建築,隱約聽見從深處傳來抽打的聲響還有細小的悶哼聲,在封閉黑暗的甬道裡聽起來格外陰森。

待他靠近聲音出處時,空間頓時安靜下來。

他沒有刻意隱藏入侵的跡象,所以讓對方發現他也是計畫中的一部分。

打開半掩的房門跨進屋內,先映入眼簾的是一位全身淌血蜷縮在地的男人,鮮血糊滿了整張臉,幾乎看不清面貌。

他眨眨眼「喵?沒想到你的興趣這麼變態呀,變色龍。」

變色龍翹著腳坐在上位,聞言甩了甩手中帶刀刺的藤鞭,不怒反笑道:

「這不是等你等得太無聊嘛,大名鼎鼎的山貓大人終於找到我啦?」

山貓——權限幾乎與皇室相同,國家級的殺手間諜。

「呸!什麼終於?憑我的貓鼻子要找到你簡直輕而易舉好嗎!」山貓雙手插在褲袋,吊兒郎當地輕輕踢了踢不成人形的血人兒「這你的玩具?死了沒?沒死就趕緊叫他讓讓,礙著我放招了!我急著回去跟公主討賞!」

誰知踢人的腳還沒縮回去,就被一血爪子抓著不放。

「……你是……皇宮的人……?」

那人發出的聲音與手中力道一樣,輕的微乎其微,不過還是被山貓靈敏的耳力捕捉到了。

「怎麼?交代遺言?」

「……上、上田……沒……事吧……?」

聽對方提起一個熟悉的名字,山貓好奇的蹲下,想仔細看看對方到底是誰。

「你認識上田?」

「……我們……是好……朋友……」

「噗嗤。」變色龍忽然笑出聲。

山貓揚揚眉。

「誰知道那小子怎麼樣了,你為什麼不親自去確認?」

說完,他忽然將地上的血人兒整個提起,也不管對方傷勢有多重,發狠往門口一拋——

「哐噹」一聲巨響,山貓用力的把門關上。

他對著一直好整以暇坐在上位、滿臉興致的變色龍說道:

「這下沒有閒雜人等了,開始你的表演吧,畜牲。」

.

.

tbc.

把之前翻的車都補齊了,設了分類合集,整整齊齊比較方便閱讀(強迫症 
另外最早開始寫的ABO我沒放進來,也沒補車,打算國戀花寫完後大修改再繼續!
以上。

丸上同人文國與戀與花的…不明所以的圖😅做為合輯封面用而已,我實在畫不出自己的兒子啊啊啊!!!(爆哭)

12週年賀圖存檔

[丸上][AU架空]國與戀與花(十三)

一人多飾/大亂鬥/架空歷史與真人無關/主CP為丸上(黑化丸)


激情更新!!!開戰啦!!!


前情提要:

兩人互相交代身世及背景,丸螺答應上田侍衛長不會輕易赴死。


.


.


正文開始—


———————————————————

(一)


兩人在知曉對方身世後,依然和往常一樣該怎麼過就怎麼過,彷彿那些既有因素不構成任何令兩人分裂的問題……


環境背景的確與喜歡一個人的感情沒有衝突。


他們依舊過著一個打掃一個扔東西、一個練拳一個種花的愜意生活。


「中丸,你在做什麼呀?」


上田竜也從中丸雄一身後探過頭, 好奇的看對方貓著背、手裡忙碌的翻轉著什麼。


「摺紙?」


「嗯,我在練習摺紙。」


靈巧的雙手反覆翻弄著紙片,上田竜也認真看了一會兒,卻還是瞧不出其中竅門。


「這是在摺什麼?」


中丸雄一臉上掛著淡淡笑容,沒有回答。


「欸~是秘密嗎?」


上田竜也有些不滿,嘴裡嘟囔抱怨著。


看到對方的模樣,中丸雄一心裡被幸福塞的滿滿,只覺得對方無論何種神情都惹人憐愛。


「不,不是秘密,是禮物。」


「禮物?誰的?」


上田竜也明亮的雙眼閃爍著雀躍的光芒,一臉期盼。


「當然是給你的。」中丸雄一忍不住輕輕敲了對方的頭「我只有你了,不給你給誰?」


對方有點窘迫的拍開頭上的手,但還是掩飾不住喜悅,開心的往室外走去。


「既然是給我的禮物,那我還是不要太早看到,這樣才有驚喜!」


從遠方傳來朝氣蓬勃的喊話,讓清冷的宅邸添加了溫度。


中丸雄一望著對方的背影,眼神愈發溫柔。


驚喜嗎?


這樣說來,上田竜也便是上天賜與他的驚喜吧!


回過頭繼續研究摺紙,他享受著如此歲月靜好的生活。


要是可以維持這一刻的幸福直到永遠就好了。


「中丸!」


上田竜也忽然慌慌張張的跑回來。


「出事了!你快躲起來!」


說完不等中丸雄一反應,便又衝了出去。


「……」


中丸雄一放下手中摺到一半的紙,悄悄跟上。


宅邸外一陣兵荒馬亂。


他隨著上田竜也來到大殿外,黑壓壓地一片重兵駐守,然而那些士兵的刀刃卻是朝向皇宮。


「怎麼回事!?」


上田竜也隨手抓起一個被打傷在地的侍衛焦急詢問。


「御前侍衛長……」侍衛看見上田竜也彷彿見到救星,緊緊抓住對方的衣袖「那些……我們的夥伴都被掉包了!幾個主要的守衛都被偷襲,我是偷閒時意外發現……一路檢查下來,竟然已經被入侵成這副模樣……」


「廢話少說!我們的人呢!?」


上田竜也緊抓對方的手微微顫抖,聽對方的描述,夥伴們恐怕兇多吉少。


「御前侍衛長無需擔憂,人我替您保管著呢。」


從一旁傳來的悅耳女聲訴說著刺耳話語。


上田竜也抬起頭,看見那一如既往的美麗臉龐。


「小栞……」


小栞嫣然一笑。


她側過身,讓出了站在她身後的小陳及王將軍。


「王將軍……您這是打算叛變嗎?」


種種不尋常的一切都說的通了。


肯定從他目睹小陳和小栞有來往之前就已經在計畫著此次的叛變。他們自導自演,利用燒毀的宮樂部做為與外界聯繫的渠道,並一度陷害他葬身於火窟。


思及此,他感到一陣心寒。


曾經的交情都是謊言,而潛入他宅邸的刺客卻是以命相救。


什麼跟什麼啊?亂七八糟的。


他站起身,毫不畏懼的與王將軍直視「貴為江戶城城主,你拿下京都城後接著想做什麼?一人統治日本國?」


王將軍冷笑一聲。


「不過是殿下養的一條狗,沒出息的御前侍衛長是不會明白何為野心的。」


「是嗎?」此時的上田竜也早已不見先前的焦急慌亂,面容鎮定的望向包圍他的眾人「想要擒賊先擒王?很明智嘛,但是……」


「難道你忘了?會叫的狗不咬人唷?」


上田竜也挑了挑眉,拿出藏在衣領裡的紅色哨子用力一吹,高亢悠揚的哨聲傳遍了整座宮殿。


人群頓時從四面八方竄出,共同點是都戴有紅色臂章。


紅色標誌——皇室的私人禁軍。


「……怎麼可能?!禁軍只服從皇室!」眾士兵內心大駭。


「為什麼不可能?」上田竜也露出痞痞的笑容「你們不都私下嘲弄我是殿下的男寵嗎?既然是被疼愛的關係,拿到一點兵權並不困難吧?」


「……真不要臉。」


王將軍面色鐵青,他一邊瞪著上田竜也,一邊暗自算盤:禁軍的數量雖不比他帶來的總人馬多,但士兵的質量卻是高上不止一個層次,各個都是精心栽培的殺手,開戰恐怕會兩敗俱傷。


就在兩難之際,小栞發話了。


「將軍。」小栞用像是自言自語的音量,對王將軍說道「別忘了,您搶先在變色龍與您交換情報前出手是為了什麼。」


「所以,要是現在像夾起尾巴臨陣脫逃的小狗那得多沒面子?」小栞甜甜一笑「您說是吧?將軍。」


「變色龍!?你們竟然跟變色龍勾結!?」聽聞變色龍的名號,上田竜也立刻就想起了中丸雄一。


原來中丸雄一的任務就是將皇宮情報賣給王將軍,只不過中途因為和他成為了朋友而宣告終止……但情況似乎超乎了預期,明明中丸雄一沒有完成任務,王將軍哪來的情報?


難道還有一個刺客?


他知道在宮裡輕易相信別人很容易害死自己,但眼下除了相信中丸雄一和櫻井翔,難道還能相信這些昔日舊交今日敵軍的人?


王將軍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咬牙切齒道「哼,如今變色龍也沒多大能耐,就算不靠他我也能拿下京都!」語畢,兩方軍隊立刻採取預備攻擊姿態,氣氛陡然向下,一觸即發。


「櫻井軍团聽令。」沉了口氣,上田竜也接著大聲道「保護皇室,若有反抗者,格殺勿論!」


幾乎就在他吼完這句瞬間展開衝突。


一片混亂中,小陳和小栞護著王將軍離開現場。上田竜也當然不會白白放跑他們,左右各一拳放倒撲過來的士兵就追了上去。


三人移動的速度很快,就像事先確認過好幾次路線一樣,完全沒有遲疑停頓。


在上田竜也喊出經典名句「站住」之前,小栞一個回身停下了腳步。


然而上田竜也看都不看,匆匆從小栞身旁跑過。


「我不打女人!」


小栞聳聳肩,無所謂把麻煩事交給小陳。


察覺身後的動靜,小陳先是確認過王將軍前進的前方沒有大礙後,才回過頭接住上田竜也的第一招。


閃過一記兇猛的右勾拳,小陳煩躁的嘖了一聲,抬眼對後來居上的小栞說道:「浪費時間。」


「好吧。」小栞緩緩拔出刀「雖然麻煩,不過,殺了御前侍衛長也是大功一……」


小栞猛然回頭。


一名長相清俊卻滿身殺氣的黑衣男子悄然無聲的出現在眾人幾步之外的距離,雖赤手空拳但仍讓小栞不敢掉以輕心。


「你是誰?」看服裝,不像是兩方人馬中的其中一方。


「將死之人,不配多言。」


中丸雄一冷冷說道。


.


.


(二)


上田竜也從沒看過這樣令他恐懼陌生的中丸雄一。


應該說,這才是身為殺手中丸雄一原本的面貌。


全身上下充斥著肅殺之氣,往常淡漠卻溫柔的眼神此時只剩冰冷無情。


……這是我認識的那個宛如老媽子一樣囉唆又照顧人的中丸雄一嗎!?


就在上田竜也發愣的期間,小陳當機立斷掉頭就跑。


「啊……站住……!」上田竜也焦急的不知該關注哪邊「你……你出來做什麼!?」他看向中丸雄一急切詢問。


聽見上田竜也對他喊話,中丸雄一瞬間斂起冷酷神色,轉而露出以往上田竜也熟悉的溫柔表情。


「你去追他吧,這裡沒事的,放心。」


「……嘖。」雖然對方又文不對題的回答他,但眼下情況緊急,他也無法ㄧㄧ處理,猶豫兩秒後他果斷追上小陳腳步。


因為平時基本功鍛鍊的紮實,上田竜也腳程了得,一下飛奔到小陳五步之外的距離。


「真纏人!」小陳大怒,回身舉刀劈了過去。上田竜也對他的攻擊毫不意外,遊刃有餘的接了十幾招後,一個狠勁將對方的刀擊落。


「小陳,沒想到你和小栞會這樣……」上田竜也苦澀的說道「我可是真心實意的對待你們。」


「哼,軟弱無能的御前侍衛長是護不了主的,搬來的救兵倒是一個比一個有看頭。」小陳面露不屑,絲毫不在意對面的人將刀刃對向自己。


上田竜也忽然噗嗤地笑出聲「也太看不起我了吧!你們真以為我是靠關係爬上位的?」


「還是說,真以為我不會殺人?」


.


小栞緊盯著眼前的男人,一滴冷汗悄悄自額間滑落。


小陳這個孬種!竟然自己先落跑!


她完全明白小陳想要逃跑的心情,這個男人毫不遮掩的傳遞「我要殺死你們」的訊息。雖然她們也想著要殺死對方,但是男人的殺意強烈到幾乎實質化,定是頂尖的職業殺手。


御前侍衛長為什麼會認識這種人?


對方剛才變臉比翻書還快……也許有機會從御前侍衛長那裡突破。


小栞將刀刃向地,示好的笑著表示「我說笑的呢!御前侍衛長都捨不得殺我了,我怎會如此無情?」


「……他捨不得殺你?」


「是呀!他平常一個勁誇我甜,誰會殺死自己喜歡的人呢?」


「……」


看見男人皺緊眉頭、嘴角向下,明顯動搖的神情讓小栞不禁暗自竊喜。


還真是壓對了。


呵,想不到御前侍衛長如此受男人歡迎,到處勾引男人真不知廉恥。


「……你說,他喜歡你?」男人陰著臉,猶豫問道。


「……」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小栞決定謹慎回答。


「這……我們認識很久了,交情不錯。」


「嗯。」男人點點頭「我跟他認識不久,交情也不錯。」他自顧自的說著,忽然伸手一甩——一把鋒利的銀製短刀插進了小栞的胸膛。


「……?!」小栞低頭錯愕的看著插在心上的刀刃,只來得及瞪大眼,就嚥了氣。


中丸雄一緩緩地走到屍首旁蹲下,將短刀抽出收回,滿眼透著冷漠以及一絲不易察覺的癡狂。


「你死了,上田就只能喜歡我了。」


.


.


tbc.


神仙老師神仙畫畫!!啊啊啊好開心神仙老師能喜歡我的文然後畫畫嗚嗚嗚這樣的幸福來得太突然讓我再努力的產文都不是問題!!好擔心之後的故事無法像這個故事一樣精彩難得神仙老師畫了這麼多鏡頭我感動爆哭嗚嗚嗚(狂放彩虹屁

黑崎:

血/几把/掉头描写注意⚠️

不过不会画所以完全不吓人啦(?

是玮玮老师的神仙NU衍生💕

[丸上][R]殘破美學

求評!因為我自己很喜歡這篇,寫得好開心(
看完CAST大阪控後大興奮,某竜越是表現的日天日地我就越想日他(問題發言)OOC預警,陰暗傀儡師丸X嗜血暴力竜
前方高能警告:內含獵%奇%血%腥%暴%力%因素。
https://m.weibo.cn/status/4300806377225539?sudaref=www.plurk.com&display=0&retcode=6102



安利一下我最新萌的cp

松饼熊吉:

两个loser互相安慰哈哈哈~~